Libra,超级货币要来了?周小川这样说

和比特币刚出现时的情况类似,近日,数字货币再度火爆起来,只是这一次,主角叫天秤币(Libra)。

17日下午,美国众议院针对天秤币举行听证会。Calibra首席执行官马库斯在回答提问中承认,Libra将与支付宝微信竞争,并希望天秤币能成为全球流通的电子货币。他再次强调Libra不会与美元竞争。


Libra,超级货币要来了?周小川这样说


Libra是由全球社交媒体巨头脸书(Facebook)发布的一个数字货币项目。Libra白皮书宣称,其使命是建立一套简单的、无国界的货币和为数十亿人服务的金融基础设施。

有人认为,Libra能够成为一种超越主权的数字货币,将大幅提升全球支付清算效率,进而颠覆现有的货币体系;但也有人提出,Libra不仅难以迈过监管这一关,其本质也并非货币,不可能取代法定货币,更谈不上颠覆。

这次有啥不同?

与比特币等相比,Libra有何不同?

从Libra白皮书中可以得知,Libra计划成为与主权国家脱钩、并能保持币值长期稳定的国际储备货币。这样看起来,Libra似乎具备作为超主权货币的条件——挂钩一篮子货币,没有货币创造功能发行基于法币储备池,不会产生铸币税,没有真正意义上的货币政策。


Libra,超级货币要来了?周小川这样说


中国金融学会会长、中国人民银行原行长周小川认为,Libra在过去加密货币的基础上至少作出了两方面的重要改进:一方面是,它吸收了加密货币以往急于求成、迅速建立交易市场的教训,避免币值的不稳定和投机成分。Libra白皮书显示,在资产储备方面,其采用与一篮子法定货币有效挂钩,使用1:1的储备资产作为担保,也就是100%的备付准备;

另一方面是,Libra借助27亿全球用户的优势瞄准跨境领域需求。对有环球同业银行金融电讯协会(Swift)系统的发达国家来讲,现有的支付方式效率差异不大,而小经济体、发展中国家有大量的移民、半移民式劳工,产生大量的汇款,但跨境交易特别是汇款效率不高。Libra就是抓住了其跨境交易成本比较高、时间长、效率差、用户不满意的痛点。

此外,在管理方面,Libra也强调,其运营管理将由一个非盈利组织——联盟代表组成的理事会进行,纳入储备的法币归基金会所有和管理,储备将放在银行存款,或用来购买流动性强的政府债券。

能否替代法币?

Libra真的能超越主权成为超级货币?多数业内专家认为,无论Libra猛一看起来多像货币,但其终究难以突破主权,更无法解决信用问题,其背后潜在的洗钱、非法交易、恐怖融资等风险,也是其绕不开的问题。

“Libra要成为一种货币还要走很远的路。”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长李扬日前在“移动支付创新服务产业升级及高质量发展研讨会”上表示,他认为,货币是一个国家的主权,而大国绝对不会轻易放弃对货币主权的控制。

“Libra挂钩一篮子法币,似乎解决了价格波动较大的问题,但是仍无法改变其不是货币的本质。”中国人民银行调查统计司原司长盛松成认为,一个核心问题是,Libra目前仍然没有国家信用支撑、没有中央调节机制,其币值如何保持稳定值得怀疑。Libra储备资产毕竟不是国家直接发行的负债,因此,Libra如何根据交易需求调控币值波动以及维持可信度,都无法与国家本位币相提并论。


Libra,超级货币要来了?周小川这样说


有人提出,Libra看起来像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推出的特别提款权(SDR)。但实际上,不同之处在于,SDR与主要国际货币挂钩得到了各国的肯定和参与,而Libra如果仅以脸书及其他联盟代表的用户作为基础,恐怕难以在全世界范围内顺畅地流通。更何况,SDR至今仅是政府间一种补充性质的官方储备资产,也尚未成为广泛流通使用的货币。

还有人认为,Libra似乎与港币相似,可以看作是盯住固定汇率的开放经济体货币。在盛松成看来,这只是表面现象。为维持这一制度,不仅需要足额美元支持,还需要有充足的外汇储备。香港美元资产历年来维持在基础货币的110%左右,2019年5月,香港的外汇储备是基础货币的2倍还多。

“香港联系汇率制经受住了数次危机考验,从运行机制上看,得益于香港商品价格调整较灵活、银行业稳健、政府财政管理审慎以及外汇储备充足。”盛松成表示,有了这些条件,还需要香港金管局不断干预市场、给予市场信心。如果Libra应用环境不具备这些经济金融基础、制度和调控手段,能否维持Libra价值稳定、抵御投机冲击,是非常值得怀疑的。

更何况近年来,比特币等加密货币由于其匿名性、去中心化等特性,成为了洗钱、毒品等非法交易的主要工具。不法分子可以借此避开监管机构,监管机构也无法通过传统的资金交易记录来追查资金来源与去向,这使得传统监管手段失灵。这是此前我国进行严格监管的主要原因,也是当前各方对Libra的另一层担忧。

全球化货币趋势不可逆

在比特币、Libra之后,是否还会有下一个?在业内专家看来,数字加密货币或许代表了一种趋势,未来,更为全球化的数字货币可能会继续出现。

“Libra 不会昙花一现。”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副总经理唐建伟认为,虽然面临一些挑战,但其代表数字货币的发展趋势,甚至可能真正发展成一种超主权的强势货币,成为全球货币体系改革的一种可行方案。即使Libra被监管叫停,也并不代表其就此失败了。未来肯定会有其他机构或组织按照这一思路继续尝试下去的,推出超主权数字货币已经成为一种不可逆转的趋势。

周小川也表示,未来可能会出现更加国际化、全球化的一种货币,是一种强势的货币,导致主要货币和它产生兑换关系。这个东西并不一定是Libra,但从最近几年的趋势看,会有不少机构和人员试图建立一种更有利于全球化的货币。


Libra,超级货币要来了?周小川这样说


如果一种更为强势的、全球化的货币建立,周小川认为,届时就会出现强势货币侵蚀弱势货币的问题。他介绍,目前的强势货币是美元,强币侵蚀弱币是美元侵蚀其他货币的过程。未来零售购物、资产交易都可以直接用美元,也会导致资本流动。资本流动不仅取决于投资机会、利差,还会因为寻找安全感出现由弱势货币国流向强势货币国的情况,特别是有危机、有波动的时候。

周小川表示,过去,全球出现的美元化进程,就是美元对弱势货币国的侵蚀。从弱势货币国来看,因为宏观调控不好、通货膨胀太高,就容易出现美元化。其中最典型的就是津巴布韦,津巴布韦废除了本币,最后全部采用的是美元和其他货币。(经济日报)

24小时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