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Libra听证会上,我发现了一个聊中本聪和比特币的另类议员

昨天晚上十点,美国国会针对Libra的第二场听证会开始。组织本次听证会的是参议院住房、银行和城市事务委员会,而负责舌战群儒的依然是被怼得委屈巴巴的David Marcus——Facebook区块链部门以及Libra项目负责人。

这场听证会长达近7个小时,参与听证会的议员可以大致分为三种:第一种是完全没看过Libra白皮书,找Marcus科普的议员;第二种是对Facebook怨气满满,全程用数据黑历史怼得Marcus哑口无言的议员;第三种是(或深或浅)了解区块链和数字货币,希望与Marcus进行正面对话以积极寻找监管方案的议员。

本次听证会中,议员对Libra的担忧可大致总结如下:

    1. Facebook数据泄露问题引发的信任危机:因此议员认为Facebook的承诺不可信

    2. Facebook动机不纯:创造Libra肯定是为了盈利,但却隐瞒真实目的

    3. Libra的属性未知:是证券?ETF?还是大宗商品?

    4. Libra对美国经济以及美元的影响

上述第三种议员占极少数,笔者在昨日的听证会上发现其中一个议员尤其特殊。他看过Libra白皮书,了解去中心化数字货币和监管的冲突,另外还提到“中本聪和比特币白皮书创造”的创新不可阻挡。

在Libra听证会上,我发现了一个聊中本聪和比特币的另类议员

这位议员是来自共和党的Patrick McHenry,他同时也是金融服务委员会资深委员。以下为McHenry发表的演讲实录,并附上他与Marcus的“撕逼”环节:

    1. McHenry演讲实录:中本聪和比特币白皮书创造的创新不可阻挡

    我们今天来到这里,不是为了制造新闻头条,我们想要透过炒作听到更多声音。我看到过一个新闻标题,这个标题我很喜欢:Libra协会成员推动彼此业务发展,Facebook是否在创造一种加密货币吗啡?

    华盛顿必须越过炒作,并且确保在这里,创新不会消失。仅仅因为我们不了解新的技术计划并不意味着我们要立刻选择禁止,尤其是,当这项计划还只是处于计划阶段的时候。

    让我们面对现实吧,坦诚一点,我们面对的是Facebook。我内心也很怀疑。我们可能让它(Libra)成为政治话题,又或者选择执行一种思虑周全且基于政府层面的监管。后者这是我今天出席听证会的目的。

    事实上,无论Facebook是否参与其中,改变已经到来了。数字货币已经存在,区块链技术是真实的。Facebook进入这一全新的世界也只是为了顺应发展潮流。

    中本聪和比特币白皮书创造了这个全新的世界,不断有人参与其中,这是一股无法阻挡的力量。我们不应该去阻止这一创新,政府也无法阻止这一创新,那些曾试图阻止的人也都失败了。

    那么问题就在于,要想应对这个充满了创新的世界带来的机遇和挑战,美国决策者应该怎么做?

    有些政客想要我们生活在许可式的(permission-based)社会。也就是说,你还没开始创新之前就事事都要去找政府以寻求庇护。这些政客更倾向于把创新扼杀在摇篮里。

    但也有相信创新的政客。他们相信我们的经济建立在一代一代的创业者和创新者之上,通过不断的竞争、测试、迭代、修补,我们走到了今天。

    这里要说清楚的是,创新不代表呼吁打破规则然后走一步看一步。当牵扯到金融的时候,我们必须要考虑到消费者和投资者得到保护。

    那么,Marcus先生,我们开始吧。请你回答我的提问。我在共和党的同事和我自己想要尝试去了解创新,而不是在一切开始之前就选择禁止。基于我们所了解到的信息,我们会评估当前的监管框架是否能够满足这一创新技术的需求。这也是我们今天来到这里的原因。

    我没有水晶球(我无法预测未来),我不知道Libra是不是能很好地实现普惠金融。降低汇款成本的确代表了机会,这意味着与今天相比,资金的流动成本将更低,也更方便。但这也可能只是一项策略,为了打击Facebook的竞争者推特。我们拭目以待吧。

    但我可以肯定的是,共和党已经准备好和创新者合作,在我们落后于其他国家之前,在美国成功部署可靠的技术。

    因此我呼吁我的同事参与进来,支持创新、创业,这也是美国的根本所在。

    2. 问答环节:Libra是否证券?去中心化的权衡?Libra和微信支付宝的竞争

    问(McHenry议员):我看过你们的白皮书,我了解数字货币以及数字技术的特点,所以Libra到底是什么?

    答(Marcus):议员先生,Libra是一种数字货币,一种由储备支撑的数字货币。

    问:Libra是证券吗?

    答:我们不认为它是证券,议员先生。

    问:Libra是大宗商品吗?

    答:议员先生,基于当前美国的法律,我们认为它可能是大宗商品,但我们将其视为支付工具。

    问:Libra是ETF吗?

    答:不是,议员先生。

    问:如果Libra不属于上述任何一种监管范畴,那么你们如何做到合规?

    答:议员先生,我们有几种方式来做到合规:首先,Calibra钱包在财政部和FinCEN(金融犯罪执法网络)注册为货币服务业务,我们正在申请并且已经取得了一些国家许可证,我们的运作方式和其他钱包无异……

    问:你说的是Calibra,我问的是Libra。

    答:Libra协会目前正在积极地与G7工作组以及FINMA(瑞士金融市场管理局)对话。

    问:有人对去中心化的币种或事物感到不安,也就是隐私,但最终也会涉及到KYC和AML因素,其中存在的问题很难解决。你们在白皮书中提到,5年之后会进行过渡,你们会从许可式(permissioned)转向非许可式(permissionless)系统,在切换完成之后,既然已经是完全去中心化的数字货币,你们如何解决AML和KYC产生的矛盾?

    答:这个问题非常重要,议员先生。我们认为这样之所以行得通是因为在需要进行KYC和AML的时候,Libra协会始终能够制定规则。我们在切换完成之后,大多数的验证者很可能成为提供服务的一方……

    问:你的意思是你们的Calibra钱包会做到AML和KYC,而不是Libra这种数字货币?你的意思是这个过渡跟技术无关,只是钱包节点的变化?

    答:是的,议员先生。Libra协会将继续执行AML计划,而且会受到FinCEN监管。

    问:那你觉得你们是更像西联汇款还是你的老东家PayPal?

    答:议员先生,我觉得这取决于你指的是哪个部分。如果是Calibra钱包,这更像是PayPal,因为同样运作支付系统;如果是Libra协会,我们还在进行对话研究这个问题。

    问:你觉得Facebook内部创造的这个东西是支付宝、WePay、Venmo和PayPal的竞争者?

    答:是的,议员先生。我们在网络层面有很多合作钱包,但从钱包层面来看,他们是我们的竞争者。

    问:那Calibra的用户数据属于Facebook的数据吗?还是说会独立出来?

    答:议员先生,我们承诺数据完全的独立。

    问:最后一个问题,如果你们要成为支付宝和微信的竞争者,为什么要选择瑞士,为什么要选择一篮子货币支撑?为什么不直接用美元?想想如何降低交易成本,这似乎就是你们的最终目标。

    答:议员先生,首先我想说,我们选择了瑞士,这并不代表我们在躲避监管,而是因为想让瑞士成为Libra协会的国际舞台;其次,我们希望Libra成为全球性的数字货币,成为一种货币单位……(时间到)(巴比特)

24小时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