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bra首战美国国会 Facebook成原罪

Libra与美国政府的正面交锋终于来了,第一关便是联邦政府的立法机构——国会。

华盛顿时间7月16日、17日两天,Libra项目的负责人大卫·马库斯以证人的身份,接受国会参议院和众议院的听证和询问。

首日的听证会上,在面对参议院的银行、住房和城市事务委员会时,马库斯毫不讳言地重申,Libra是一种可以在世界各地使用的数字原生货币,让人们在世界各地有效地转移资金。

尽管马库斯多次强调,Libra在正式推出前愿意接受监管和审查,特别是对反洗钱、银行保密法等方面的遵守,但议员们仍然对Libra表达了不信任,根源大多指向了Libra的发起方Facebook。

委员会资深议员Sherrod Brown更是直截了当,“Facebook很危险。”

这家巨头公司的数据隐私问题成了Libra作为货币不可信任的“原罪”。去年,Facebook陷入“用户隐私泄露门”丑闻后,该公司的信任危机一直没有得到完全解除。

按照计划,Libra的发行时间初定2020年。从美国立法机构成员的态度中可以想象,“世界货币”Libra发行的最大障碍恐怕就是监管。在它正式诞生前,与监管机构的交道将成为它不得不应付的流程。

Libra先表态 未获批前不推出

大卫·马库斯很聪明,他在出席听证会的前一天便发布了他的证词,以Libra项目负责人的身份,再次向公众普及了一遍Libra:

    Libra的目标是开发出一种安全、低成本的方式,让人们有效地在世界各地转移资金;

    Libra被设计成是一种可以在世界各地使用的数字原生货币;

    Libra是一种支付工具,而不是一种投资,更像现金;

    Libra将通过LibraReserve持有一篮子货币的安全资产,如现金银行存款和高流动性的短期政府证券,这些货币将包括美元、英镑、欧元和日元

马库斯的证词是针对7月16日在美国国会参议院进行的一场听证会而准备的。发起方是参议院的银行、住房和城市事务委员会,听证会主题直接——审查Facebook提出的数字货币和数据隐私考虑因素。

参议院想听的当然不是Libra的介绍,审查巨头发起的这个数字货币才是真正的目的。

Libra首战美国国会 Facebook成原罪

马库斯出席美国国会听证会(图片来自网络)

“审查Libra的过程需要耐心,而不是匆忙执行。”马库斯在证词中搬出了美联储主席杰罗姆·鲍威尔的这句表态后,呈现了Libra对监管的保证和欢迎:

    在完全解决了监管方面的顾虑并获得了适当的批准前,Facebook不会推出Libra数字加密货币;

    负责管理LibraReserve的Libra协会无意与任何主权货币竞争或进入货币政策领域;

    Libra协会将受到瑞士金融市场监督管理局(FINMA)的监督;

Libra协会致力于支持监管者、中央银行和立法者的努力,以确保Libra有助于打击洗钱、恐怖主义融资等活动

在介绍自己时,马库斯说,他的职业生涯中领导过电信和金融服务等一直受到监管的业务。他曾担任PayPal总裁,也是比特币公司Coinbase的董事会成员,还主导了Facebook Messenger的开发。

这位和金融监管打过许多交道的Facebook高管深知,作为货币,Libra无法脱离监管。他证词中有关监管的论述也证明了这一点。

“Facebook很危险”

马库斯的证词言辞恳切,但Sherrod Brown毫不留情,发言直指Libra的发起方Facebook。

华盛顿时间7月16日,在参议院正式开启这场听证会时,这位银行务委员会的资深议员在开幕致辞中直截了当,“Facebook很危险。”

Libra首战美国国会 Facebook成原罪

议员Brown称“Facebook很危险”(图片来自网络)

Sherrod Brown的用词十分火爆,他认为Facebook“不尊重他们所使用的技术的力量”,这家公司“让世界更加开放和互联”的两个使命相互竞争,并从中“赚大钱”;掌握着数十亿用户来赚取广告收入;它破坏了政治言论、新闻报道,“他们帮助煽动了种族灭绝,他们正在破坏我们的民主。”

这位参议员甚至拿出Facebook CEO马克·扎克伯格的话——脸书可能更像政府而不是公司,“但是没有人选马克·扎克伯格。”他说,Facebook已经通过一个接一个的丑闻证明它不值得信任,“除非我们疯了,才会让他们有机会用人们的银行账户进行实验。”

Sherrod Brown的担忧正是监管警惕巨头企业发行数字货币的一个侧影。但从基本理论来说,信任、信用确实是货币达成共识的核心要义。

美国议员的炮火直接对准了Facebook的信任危机。

“我不相信你们。”听证会上,议员Martha McSally直言,因为Facebook屡次出现数据泄露、未经授权收集用户数据、修改隐私等问题,她提出项目安全性的质疑。

去年一年,Facebook几乎在不停地应对着外界对其隐私泄露丑闻的批评。

当年的3月,有媒体揭露称,一家服务特朗普竞选团队的数据分析公司Cambridge Analytica获得了Facebook五千万用户的数据,并进行了违规滥用。Facebook也成了互联网公司隐私泄露问题的典型代表而遭到批评。

一个月后,扎克伯格站上了参议院司法和商务委员会的联合听证会,回应了问询。此后,这位企业高管频频地出现在国会的听证会上。

直到今年的7月13日,也就是此次马库斯出席听证会的3天前,Facebook以50亿美元的罚款为“泄露门”付出代价。

显然,罚款并没有解决国会议员们对Facebook的信任危机。这家巨头公司对用户数据隐私问题的不谨慎成了Libra的原罪之一。

多国监管“在路上” G7尤为警惕

此次关于Libra听证会,无论是马库斯提前发布的证词,还是他的现场回复,都试图向外界厘清,Facebook与Libra不是一对一的控制关系。

正如他在证词中描述的那样,一旦Libra网络启动,Facebook及其附属公司将拥有与协会任何其他创始成员相同的特权、承诺和财务义务。LibraBlockchain推出之前会有大约100个这样的成员。作为众多成员中的一员,“Facebook只有一票,不能控制这个完全独立的组织。”

但从美国国会的议员的态度来看,担忧不仅仅限于二者的关系上。

银行委员会主席、参议员Mike Crapo总结了来自各国监管部门更为具体的担忧:

    Libra支付系统如何运作,如何管理;

    Libra和它的协会、Calibra公司和Facebook将如何互动;

    Libra将适用哪些消费者保护措施,以及因欺诈或项目失败带来的财务损失及损失对消费者的潜在影响;

    Libra如何保护个人数据和个人隐私;

    Libra生态系统如何与“银行保密法”和其他现有的反洗钱法规相互作用;

    Libra可能威胁金融稳定的方式以及如何采取措施来缓解这些风险

Mike Crapo提出的这些“如何”,是目前Libra白皮书和马库斯的证词还无法解答的细节性问题。

Libra首战美国国会 Facebook成原罪

美国国会议员听取Libra证词

Mike Crapo也指出,在Facebook发布了Libra白皮书后,美国和全球监管机构已经注意到,包括美联储、英国金融行为监管局、金融稳定委员会、七国集团等。

“上周美联储向国会提交的半年度货币政策报告中,鲍威尔主席对加密货币煽动洗钱和金融不稳定问题的可能性表示担忧,并对客户的隐私表示担忧;财政部非常担心Libra可能会被洗钱者和恐怖分子金融家滥用。”

事实上,在Libra白皮书高调亮相后,日本、法国、英国、中国的金融监管部门要员都公开地表达了对Libra采取合作监管的倾向,“七国首脑会议”G7集团尤为重视。

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认为,鉴于Libra的目标是在全球范围内使用,因此需要全球政策协同以进行监管,“针对Libra采取的措施可能不仅在金融监管方面,还可能包括反洗钱等一系列问题。G7可能会大范围地讨论到Libra事宜,包括其是否需要被当做稳定的货币。未来对Libra政策回应的讨论可能不仅限于G7央行间,还将涵盖其他监管当局。”

法国经济部长勒梅尔也透露,G7财长峰会上的优先讨论事项中就包括限制新型货币的风险,例如Facebook旗下数字货币Libra,“Libra不能够成为类似主权货币,G7对此非常警觉。”

以“世界货币”为目标的Libra,看来注定无法绕过世界各国对它的警惕和审查。仅从美国国会动不动就来一次听证会的节奏看,Libra在2020年的“预产期”将因监管而充满不确定性。(蜂巢财经)

24小时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