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制裁名单上一位比特币交易商声称自己是无辜的

上周,Ghorbaniyan是一名伊朗比特币交易商,其姓名和区块链地址被列入到美国财政部的外国资产控制办公室(OFAC)制裁名单中。但在此事件发生后,Ghorbaniyan告诉CoinDesk,他对这些有问题的比特币来源毫不知情,据OFAC声称超过200家公司,医院,大学和政府机构被SamSam病毒勒索。

美国制裁名单上一位比特币交易商声称自己是无辜的

Ghorbaniyan在专访中表示,由于被列入名单,他的Blockchain.info帐户和Gmail帐户均被暂停。他承认几年来他把比特币兑换成伊朗里亚尔给了被FBI列入名单的穆罕默德·迈赫迪·沙赫·曼苏里和法拉马兹·沙希·萨凡迪。但是他认为他没有理由怀疑他们有任何不当行为。但是至少他的说法印证了在监管不到位的地方黑市和比特币底层交易有重合。

发布时美国财政部没有发表评论。

问:你是如何认识曼苏里和萨凡迪的?他们被指控与SamSam赎金软件病毒有关。

答:我不知道SamSam的犯罪活动与我从这两个客户那里得到的比特币有关,老实说,我仍然不确定这两个人是否是SamSam犯罪的幕后黑手。

他们使用诸如电报和WhatsApp这样的普通信使应用。在伊朗,这是最常见的买卖比特币的方式。他们就像我多年来的其他客户一样。

我做一个标准化了解客户(KYC)的程序。一旦通过了KYC那就没有任何理由怀疑我的客户。

问:你的KYC程序是什么样的?

答:KYC针对于在伊朗用银行卡、身份证和电话号码自助买卖比特币的人士。

问:为什么你说你不确定这些人是否支持SamSam勒索软件?

答:在与我的一次谈话中,他们宣称他们将自己出售50个比特币,并且他们不需要任何交换者来完成这笔交易。因此,我不知道他们也有可能自己成为交换着。

在任何时候,如果需要,我都准备将有关我交易的所有数据提供给伊朗网络警察,并且网络警察可以将这些数据提交给国际当局进行检查。

我从未与这两个人做过任何犯罪活动,如果我知道我们的任何客户都与犯罪活动有关,那么我就不会与他们做生意。

不幸的是,我们的名字已经被美国财政部宣布为与犯罪活动有关,而没有得到财政部的任何说明。我们因为我们没有做过的事情而被指责!我不知道客户有任何犯罪活动,我也没有犯罪。

问:正是出于这个原因,美国大多数监管下的交易所都有严格的政策。即使这不是伊朗的要求,你为什么不要求更多信息来追踪资本流动?

答:我们是伊朗的交易所,遵循伊朗网络警察的规定,我们按照伊朗的法律工作。作为交易所,我们记录有关我们交易的所有数据。这些包括聊天的屏幕截图和来自客户的KYC数据。我们从未违反过我们国家的法律。

是否有一个数据库表明比特币与犯罪活动相关?如果我试图做犯罪活动,我不会更关心隐藏自己的身份吗?您可以在我的网站上找到我的银行,电话号码和比特币地址!如果我参加犯罪活动,为什么要提供这些信息呢?这足以证明我是无辜的任何指控!

上周末我与伊朗网络警察会面,讨论下一步行动。我希望美国可以给我一个清白,把我的名字从名单上删除。

在指控人们犯罪活动之前,财政部应该通知国际警察,要求伊朗警方提供来自我们的数据和解释。我们本来可以避免这种误解和错误的指控。(维基链WICC)

24小时热文